妙趣橫生都市言情小說 離婚後,我被五個大佬寵上天 起點-第60章 曲小姐,很可愛呢鑒賞

離婚後,我被五個大佬寵上天
小說推薦離婚後,我被五個大佬寵上天离婚后,我被五个大佬宠上天
就像颜白薇现在恋爱脑的样子。
她都怀疑颜白薇到时候被邓深卖了,都还会帮他数钱。
“哎呀。”
颜白薇摆了摆手,满脸幸福。
“你没见过他,你要是见到了他就会知道,我说的都是真的,他真的是一个很好的人,也很爱我。他创业也都是为了让我过上更好的生活。”
曲南烟眼神充满了怀疑。
“真的吗?我不信!”
颜白薇伸手捶了曲南烟一下。
“当然是真的!”
邓深爱她这件事情,她从不怀疑。
“你不知道,邓深真的很尊重我,情到浓时也不会越矩。”
“不越矩?”
曲南烟想到了上辈子的霍文轩,眼中露出一丝嫌恶。
“那你可真要小心了!”
颜白薇哼出一个单音节,“我又不傻,我聪明着呢,才不会被骗!”
两人的说说笑笑被人尽收眼底。
容二爷微眯着眼,探究的看向两人。
“薇薇和曲小姐似乎关系很不错!”
颜白薇笑道:“是啊,不知道为什么,我一看到烟烟就觉得很熟悉,就像以前就认识一样。”
容二爷轻笑,眼神在两人身上流转,语气不明,“从前就认识吗?”
“容二爷现在都关心这些小事了吗?”
靳迟屿冷淡深邃的墨眸落在容明善的身上。
他和容家两兄弟关系亲近,对于这个长辈,他没有什么好印象。
主演是他这件事情,容明善不可能不知道。而许久不与容家人接触的容明善此时出现,肯定不会有什么好事。
至于是为了什么?
靳迟屿的眼神落在的身旁一边吃饭,一边看戏的曲南烟身上。
反正无论如何,他都不可能让容明善动曲南烟一根汗毛。
容二爷的脸色微沉,“靳小侄儿这话说的,我向来关心小辈。”
靳迟屿淡笑,“关心小辈?容嘉慕就在附近,容二爷想要见见吗?”
容二爷握着筷子的手一顿,眼神锋利射向靳迟屿,半响才收回视线。
声音中带着几分阴狠。
“多年不见,侄儿变得越发能说会道了。”
“容二爷说笑了,比不得您,您这些年叱咤商场的传闻,我可没少听。”
靳迟屿嘴上毫不留情。
但他神色淡然,甚至还给曲南烟夹了点远处,她不太够得到的菜。
曲南烟低声道谢。
曲南烟抬头看了看容二爷。
导演只说投资人要组局吃饭,也没说他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而且,这个投资人。
曲南烟的眼神暗了暗,如果没错,塞卢月怡进剧组的人,应该就是这位容二爷了。
那他会是卢月怡口中的那位大人吗?
如果是他,他的目的又是什么呢?
她的记忆力向来很好,可以保证,自己从来没有见过这位容二爷。无缘无故对她下黑手,这又不合理。
曲南烟有些茫然,这其中的关系到底是什么。
“想什么呢?少吃一点,宋寻说,你的胃还得好好养养。”
靳迟屿按下曲南烟的手。
女孩虽然眼神中带着迷茫,一副放空思考的模样,但是手和嘴却是一刻不停。
“可是我……”
“我给你煮了粥,放在车上,等会路上喝一点。”
靳迟屿说这句话的时候,充满了自信。
“你煮了粥?”
曲南烟好像想到了什么,捂着嘴,瞪大眼睛,“早上那粥,不会也是你煮的吧!”
难怪她说不好喝的时候,靳迟屿的脸色那么臭。
这也不怪她啊。
谁知道靳迟屿会给她煮粥。
他来的时候一句话不说,她还以为是他在外面买的。
靳迟屿墨眸凝视着曲南烟,神情中隐约有点委屈,“你不喜欢吗?”
“喜欢喜欢!”
娶貓的老鼠 小說
曲南烟诚恳的说道。
“嘶——”
“我虽然喜欢,但是,可不可以那个盐,稍微放少一点。”
曲南烟伸出大拇指和食指,比划了一下。
味道什么的都好说,只要不是很难喝,都能喝下去。
但是今天早上那个,要不是看在是靳迟屿给她带的,她那一小碗都不会喝完。
靳迟屿无奈的笑了笑。
“放心吧,我这次绝对很成功!”
“有我的份吗?”颜白薇凑过来,询问道。
“没有。”靳迟屿无情的说道。
主位的容二爷早已脸色铁青。
古导战战兢兢的看了看容二爷,又看了看其他人,都快哭出来了。
没人告诉他,会是这样的场面啊!
男女主一点面子都不给容二爷,他这个导演还不敢逼迫他们。
看着柳特助的眼神示意。
思索了片刻,古导轻咳。
“要不,我们大家给容二爷敬一杯吧,感谢容二爷对剧组的支持。”
姜宛最积极的站了起来。
曲南烟也端起酒杯。
还没递到嘴边,就让人拿走了。
靳迟屿脸色有些冷。
“不知道你现在是什么情况吗?还想喝酒?”
“我……”
曲南烟心虚的低下头。
太久没喝了,她就想浅尝一点罢了。
姜宛一边敬酒,还一边给容二爷抛媚眼。
看着主动的姜宛,容二爷的脸色也好了一点。
他的威望还是在的,是那几个人太不识好歹罢了。
“姜宛是吧?”
突然被点名的姜宛有点受宠若惊。
“是的,我叫姜宛。”
容二爷放下酒杯,“姜小姐这么漂亮,一个女三号着实配不上你。”
“阿柳,我记得下个月有个剧,女一号还空缺着,是吗?”
一直恭敬的在旁边伺候的柳特助答道:“是的。”
听着两人的交谈,姜宛的眼神亮了几分。
特别是听到女一号的时候。
姜宛的手,下意识的揪着身上的裙子。
“姜小姐应该不会嫌弃吧!”
姜宛的脸上瞬间绽放出喜意。
“不嫌弃不嫌弃,谢谢容二爷抬举。”
“美丽又识趣的小姐,总是应该得到奖励的!”
容二爷笑着说道,眼神瞥向了曲南烟的位置。
曲南烟正给喝了两杯酒的靳迟屿递水,就注意到容二爷的眼神。
要不是场合不对,她都想一个白眼翻过去。
看她干什么?
她又不想要这个奖励。
似是察觉到曲南烟眼里的嫌弃,容二爷眼里反而泛起了笑意。
“曲小姐,很可爱呢!”
和小时候一样可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