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说 明克街13號討論-第三百四十一章 秩序,還要多久推薦

明克街13號
小說推薦明克街13號明克街13号
秩序……
卡伦低头,看着下方的黑色深渊。
他有种预感,在这深渊之中,埋藏着一个真正的秘密,很可能和这个纪元以来诸神不出有关。
这种预感非常之强烈,强烈到卡伦本人都觉得匪夷所思。
此时,躺在卧室床上的卡伦,手背处的金色印记开始浮现。
梦境中,卡伦也感知到自己手背位置的灼热感。
他清楚,自己之所以会做这个梦,是因为他“见”到了【战争之镰】,一件顶级无损神器。
神,不可直视。
当你目睹了它,且和它达成了某种关系后,它就算无意于你,但你身上,也必然会留下它的痕迹。
这是一种超越了心理暗示层面的现象,用“烙印”来形容其实更为贴切。
只不过在自己这里出了点问题,对于其他人而言,无非是做一阵子被【战争之镰】杀死的噩梦,可因为自己身上的各种特殊性,会牵扯出新的变化。
最简单的一点就是自己的身体,因为经过拉涅达尔的改造,和“神”有着关联性,自然能够看到更多。
卡伦抬起脚,他想步入眼前的黑色深渊,去尝试追寻秘密的真相。
这股心态就像是一个赌徒,看着即将揭开的牌底,脑海中已经失去了对输赢的概念,只求一个解脱。
但当这只脚即将落下时,又停住了。
卡伦咬着牙,来自灵魂深处的谨慎性格在此时重新占据了上风。
同时,一股冷汗从身上冒出。
我为什么会有这种念头?
秘密的真相,和现在的我又有什么关系,我提前知道和不知道,又能有什么影响?
理性的思维快速填充,驱散那些先前不知从何处来近乎主导了自己心神的神秘感性。
卡伦弯下腰,
大口大口地喘息,看着身前深渊的目光,带着一股恐惧和后怕。
这是蛊惑么?还是……迷失?
就如同队长曾面对那位嗜血异魔先祖的魔音?
它能激发出你内心的各种念想,以达到一种属于它的目的。
“呼……”
卡伦重重吐出一口气,重新直起身体,如果是以前的自己,先前可能一脚已经踏进去了,而现在的自己,经过最终选拔的历练后,完成了自我审阅,心境上不再有漏洞。
但即使如此,自己依旧被影响到了,这太可怕了。
“咕嘟……咕嘟……咕嘟……”
白鷺成雙 小說
深渊开始吐出黑色的气泡,每一个气泡的裂开,似乎都代表着一个可怕的场景,有无数人在里面厮杀、呐喊、尖叫与哀嚎。
卡伦马上伸手按住自己的额头,他不敢再直视这些气泡,他感觉自己一直引以为傲的灵魂将被这些画面给充爆。
梦行者
但就算是不看,耳畔边不断传来气泡破裂的声音,哪怕卡伦捂住了自己的耳朵,也依旧无法阻挡。
这一刻,他感觉自己就像是置身于一个庞大无垠的战场,四周的人都双眸泛红不惜一切地正在厮杀。
可怕的不是战场环境,而是你的灵魂视野不停地在向上拉伸、拉伸再拉伸。
你从看到自己的手,再看到自己的头,再看到跪伏在地上的自己,再看到四周的战场,再看到更大、更大、更大的战场。
几乎无边无际的战场中,你只是里面最小的一粒尘埃。
这是一种令人窒息的绝望感。
奥古雷夫要塞的那些幻兽和这比起来,就完全上不了台面了,它已经不是通过找寻你内心的漏洞或者引诱伱自己出现破绽来攻击你;
而是你站在那里,它直接向你展示你是多么的渺小,以此来让你自身都开始怀疑自己是否有存在的价值。
更悲哀的是,这并不是对方在刻意针对你,而是当你靠近他时,会本能产生的感觉。
终于,气泡停止了,先前摔落下去的战争之镰在此时重新浮现出来,它就在那里漂着,一动不动。
卡伦终于得到了喘息的机会,双手撑着地,没有想着重新站起来。
“嗡!”
一道声音传来,很微弱,但这黑色的液面上,荡起了轻微的波纹。
“嗡!”
波纹继续荡起,随之而来的,像是有什么声音。
这感觉,像是有人在敲门,不,是拍门,不,是捶门!
这个人一直被封闭着,然后听到了外面有人经过的动静,开始拼命地捶打着巨门,企图引起外面的人注意,同时开始发出呼喊。
“嗡!”
“嗡!”
“嗡!”
液面的波纹越来越清晰,卡伦感知到自己现在所在的“梦境”也在随之颤抖。
这是很荒谬的一个情景,一个不知道在多少遥远处的一个被封禁的人,他拼命捶打门的动静,竟然震动了另一个人的梦境。
卡伦抿了抿嘴唇,看着身前的深渊,他似乎能感知到每一道波纹的出现,经历了多么漫长的阻隔,中间,不仅是一扇门,更是无尽的空间折迭,甚至是……穿透了时间的束缚。
已经算是经历过很多,更是可以拿“秘密”来嘲笑队长尼奥的卡伦,在此时,真的是慌了。
一切的得体与从容,在眼下都如同纸糊的一样,被雨水一打,直接撕破。
自己没打算下去,
但下面的人,
好像很想上来!
终于,伴随着波纹一道道出现,声音再一次形成清晰的动静,从无尽深渊内部,被传递了上来。
这似乎是被囚禁者迫切想要传递出来的一句话,为此他几乎癫狂、愤怒、歇斯底里!
卡伦听到了完整的话,
他说的是:
“秩序,我还要等多久?”
……
当这句话完整清晰地传入卡伦脑海中后,卡伦感知到四周的一切都在快速地收缩,深渊消失了,战争之镰消失了,梦也消失了。
卡伦躺在床上,睁着眼,明明已经醒来,可他一直还没意识到。
鲜血,从双眸、从鼻孔,从嘴角,从耳朵不断地溢出,一道道青筋在身体上狰狞显现,接下来是全身骨骼深处的酸疼以及肌肉处的抽搐。
但卡伦依旧毫无察觉,因为他的灵魂正在承受着快速不断的扭曲,相较于灵魂承受的痛苦,肉体上的痛感已经无法再对他进行额外的刺激了。
终于,等到灵魂的惊涛结束,卡伦才微微转了转头,然后伸手撑着床,坐了起来。
又坐了好一会儿,卡伦才感知到自己的意识和感知逐渐回归了身体。
怎么,全都红了?
卡伦有些疑惑,摊开手,发现自己的双手也是血红色。
然后他用手擦了擦眼睛,视线里的红色开始被擦去。
但再等他低头时,却发现床单已经被自己鲜血染红了一片。
“咳咳……咳咳……咳咳……”
一阵咳嗽,每咳一下,感觉自己的器官都被牵扯,一阵剧烈的疼痛。
这时候,卡伦很想就这么躺下来睡过去,因为他清楚,只要一觉过去,这些症状都会缓解,甚至是都会消失。
但当他刚躺下一半,
看了看这么脏的床单,看了看这么脏的自己……
最终还是咬着牙,下了床,拖着无比虚弱疲惫的身体,走进了盥洗室。
打开洗脸池上的水龙头,卡伦拘起水,不停地向自己脸上拍,冰凉的感觉快速让他的意识降温。
良久,他看了看镜子里的自己,里面的自己,是那么的憔悴。
低下头,看了看留有印记的手背,那个位置,竟然一片焦黑,可即使是在焦黑之中,那道印记的轮廓,依旧清晰可见。
不过卡伦也清楚,自己先前的经历,这个印记只是诱发作用。
至于说到底是哪个起到了关键性作用,硬生生地把其他人被镰刀杀的噩梦变成了求救的梦魇,卡伦也不清楚,因为他身上的挂件实在是有点过多。
清洗过脸后,卡伦观察了一下,发现已经不再流血了。
他走到卧室门口,打开门,伸手在墙上敲了敲。
“队长?”
文图拉睡二楼,但他并没有关卧室门,听到动静的他马上给出了回应,然后跑了下来,看见这个模样的卡伦,文图拉吓了一跳:
“队长,您怎么了?”
“没事了。”
卡伦看见文图拉下来后,就又重新走进盥洗室,冲了一个澡,换了一套浴衣,等踉踉跄跄走出来时,看见自己卧室床上的床单被套等所有用品都换成了干净的,应该是文图拉把自己卧室里的东西拿下来换了。
“队长,需要我去叫医生么?”
“不需要。”
卡伦在床边坐了下来。
“队长,您刚刚的样子,和我小时候污染发作时一样,您是不是也是被……”
“我不会被……”
卡伦顿住了。
他这具身体,不会惧怕大部分污染,但如果那个深渊中敲门的存在,不属于“大部分”范畴,而是战争……
所以,自己先前的身体和灵魂反应,等同是自己在对污染进行排斥?
如果自己是普通人,是不是已经被完全污染了?
不,如果自己是普通人,可能都不会有被这样污染的机会。
卡伦有些头疼地手撑着额头。
“队长,您休息吧。”
“嗯。”
卡伦保持着这个姿势,靠着床背睡着了。
中途醒过来好几次,文图拉都在旁边坐着,卡伦问了他时间,基本都是断断续续地,二十分钟半个小时就醒来一次。
不过,最后一次是彻底熟睡过去了。
等卡伦醒来时,已经是下午。
文图拉依旧坐在地板上,手里拿着一杯牛奶和一块面包。
卡伦下了床,舒展了一下身体,检查一下自身的状况,发现虽然还有些疲惫,但身体和灵魂都已无大碍。
“队长,您怎么样了?”
“我没事了,今天课程?”
“哦,是这样的,穆里小队一直到中午才结束,所以原本今天的课程,被推迟到了明天。”
“嗯,我知道了。”
“队长,我去给你准备些吃的?哦,还有,他们并不知道队长您昨晚的情况,都去基地训练场熟悉器具去了,需不需要我现在把他们喊回来?”
卡伦回头看了一下床头柜上的钟表,下午四点过了。
“算了,等他们训练结束后,一起吃晚餐吧,我还有事情要说,至于我昨晚的事情,你知道就好。”
“是,队长,我明白。”文图拉准备转身出去时,像是又想到了什么,扭头道,“队长,还有一件事,今天基地酒店的一个后勤司长打扮成服务员过来敲了门,递给了我一张名片。”
“嗯,什么事?”
“他应该是看我们这些天每天都要了烟和酒,所以他能以点券商店里八五折的价格,从我们这里直接回收,您看怎么样?”
一般来说,黑市上卖,也都是会打折扣的,如果不够便宜,谁去黑市上买东西?
当然,一些特殊管制品除外,但烟酒很显然不算。
“那你打电话让他晚上过来先收货吧。”
“好的,队长。”
……
培训基地里有餐厅,穆里小队基本都在餐厅里吃饭,但卡伦小队还是喜欢都聚集在队长房间里用餐。
等大家伙都到齐后,卡伦也从卧室里走了出来,他换了一身神袍,看起来和昨天并没有什么区别。
艾斯丽和布兰奇都刚洗了澡,圣安蒂斯又是热带海滨城市,所以两个女生现在穿得有些清凉。
马斯穿着短袖,巴特则穿着吊带汗衫,古铜色的肌肤呈现出来,像是在码头上扛包讨生活的。
卡伦在沙发上坐下后,开口道:“下午训练得怎么样?”
艾斯丽一边剥着虾往嘴里放一边道:“队长,时间还是太短了,我觉得我需要更多的时间。”
马斯也点头道:“是的,队长,熟悉的时间并不够。”
巴特则无所谓道:“没事,谁也不知道进入轮回之门后会不会用到,我们小队基本上都会投奔到队长的秩序之鞭小队下面的,以后我们有的是时间自己训练和磨合。”
“对,确实不急,以后有的是时间。”布兰奇一边附和着一边将一只剥好的虾去了虾线送到了卡伦面前的餐盘里。
艾斯丽看见这一幕,马上也剥了一只送过去。
马斯也拿起虾,巴特用胳膊撞了一下马斯,道:“好了好了,你就不用剥了。”
看见众人的反应,卡伦觉得很满意。
无意间就已经爱上了你
“有件事,我需要告诉你们,你们昨天也听到了,这些战争器具到时候会以传送卷轴的方式给予到位于轮回之门内的我们手中。
但等我们从轮回之门出来后,这些器具,基本都会留在里面。
所以,你们今天下午熟悉的那些可爱的大玩具,等从轮回之门出来那一刻起,就将离你们而去。”
话音刚落,全场寂静无声。
这就像是一群年轻人,好不容易玩起了大人的汽车喝起了大人的酒抽起大人的烟,自以为已经变成大人的模样,可一巴掌下去,他们才忽然意识到,原来自己还只是个孩子。
“那我的连弩……”
“我的阵法之幕……”
“我的囚禁之笼……”
“那个,我想问一下,你们谁家里可以支持你们,自费购买一件战争器具么?”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文图拉低头吃饼。
没人说话。
战争器具,很贵,非常贵,它的贵的一大原因是,它是管制品。
虽然它们会被摆放在各个大区点券商店里进行标价以稳定秩序券的价值,可实际上上面并不希望它能出现大的流通。
所以,它们的定价很高。
配给到骑士团的战争器具,其实际制造成本,可能只有外面点券商店价格的十分之一,当然,成本价格不能这么算,这里面还有研发、锻造、雕刻、阵法等等各个环节的人才成本。
不过价格虚高,是肯定的,毕竟秩序神教也不会希望光明余孽哪天拿着魔晶炮出来搞破坏。
而且,这里还有一点无法跳去,就算在场有谁家里可以获得优惠价格,甚至从骑士团里收购一些明明完整却被打上报废标签的器具,也无法这样运作。
因为你不是拿来收藏的……是拿来要用的。
等成立秩序之鞭小队,作为改革标杆,肯定会受到极大瞩目,到时候执行任务时,战争器具用出来了,肯定会被发现,也无法隐藏,你是需要解释清楚来源的。
秩序神教可不像轮回神教教内会出现皇族以及其他大家族能够只手遮天,这次改革的主要目的,本就是为了分化打击教内的家族派系,没谁家里会傻乎乎地主动在此时给教廷递送刀子。
见打击得差不多了,卡伦开口道:“没关系,我们接下来成立秩序之鞭小队后,可以加快速度做任务、赚点券,我相信用不了多久,我们就能将你们今天白天熟悉的那些大玩具,从点券商店里给买回来的,我们甚至还能买更好的。
这种经营和累积的感觉,反而更有趣,不是么?”
“队长说得对!”
“队长说得对!”
这时,门铃响起,文图拉起身去开门,一个白白胖胖的服务员走了进来,看见房间里这么多人,他马上向大家行礼。
文图拉将两个行李箱打开, 让他进行清点。
卡伦留意到,今天文图拉应该也将穆里小队的份额烟酒给喊过来了,否则不可能这么多。
这孩子,这方面的学习能力可真强。
这些货回收后,还能继续出现在基地酒店仓库里,采购价还是原价。
拔剑九亿次
等到东西打包,他将一大沓秩序券递给文图拉准备转身走时,卡伦开口道:
“请你等一下。”
“嗯?请问您还有什么吩咐?”这位司长的态度非常好。
卡伦指了指餐车上的丰盛食物,问道:“我们这是顶配餐食么?”
“是的,是诸位待遇规格上的顶配。”
“那从明天开始给我们送简餐上来就好,你折点券给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