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玄幻小說 八荒煉體術 愛下-第五百二十五章 狻猊族的挑釁相伴

八荒煉體術
小說推薦八荒煉體術八荒炼体术
猿天罡听到这话,众人全都跃跃欲试起来。
一些实力强横的家族也率先上台,等待其余各族的挑战。
显然这些敢第一时间主动上台的家族底蕴都是非常深厚的。
其中就包括赤焰龙族、血麒麟、白虎族、凤凰族。
只不过,这一次凤凰族的凤冠霞并没有前来。
另外一位女子顶替了她的位置,将唯一一次替补换人的机会用掉了。
许多人也纷纷猜测起对方缺赛的原因。
指指点点间,有不少都把责任扣到了夜欢头上,推测对方是因为被夜欢拒绝而丢了面子,才不肯来。
唯独夜欢不这么想,那凤冠霞是个真性情的女子,定然不会做出如此扭捏之事。
定然是凤娇儿回族,将妖凰山叛变的消息带了回去。
族中要处理此事,说不定此时的凤凰族秘境中,又是异常腥风血雨呢!
……
回到大阵前。
说起这种挑战赛方式的比斗,因为比斗方式是由挑战者一方决定的。
所以,这对台上的一方来说,显然是一种劣势。
尽管如此,夜欢几人还是飞身上台,抢占了其中一座斗武台。
玄武一族紧随其后,将最后一座斗武台占下。
这么一来,台下便剩下青龙族、火麒麟族、狻猊族、霸下族、朱雀族、魔猿族。
与寻常不同,这一次各族并没有着急对自己的宿敌出手。
许多人却是齐齐看向夜欢所在的谛听族。
最终。
那狻栩第一个跳将出来,直指夜欢。
“哈哈,臭小子,你个不知死活的东西,就你这点实力也敢主动上台?”
“我要向谛听族挑战,我要求进行一对一赤身肉搏战,三局两胜制!”
“有本事的,你我最后上场,我定杀你!”
“丑话说在前头,我若是不小心一口将你吞下,这小子的肉身便是我的战利品,我是不会还的!”
……
狻栩厉声大喝,言语中的猖狂之意在场的所有人都能感受得到。
那朱雀族的少族长本来也想开口,见到狻栩率先出言,便只得有些不甘地退了下去。
毕竟,这可是狻鹤群的侄孙,得罪了他们,日后若再想找对方求些丹药可就麻烦了。
夜欢闻言非常爽快地接受狻猊族的挑战,谛战狂第一个上台。
塞西亚女王的短裤
战狂的实力要弱于战疯,有着十阶六品初期修为。
那狻栩见状也让队伍中有着十阶六品初期的狻猊兽上场,此人与谛战狂同级。
而另外一位狻猊兽,却只有十阶五品后期修为,对付谛战疯并没有把握。
他心中盘算,只要对方能拿下第一局,自己定然战胜夜欢,就算是第二局输了也无大碍。
甚至,只要他能将夜欢的肉身吞入腹中,前两局输了又有何妨。
毕竟,狻猊族近些年虽然实力大增,可是,单体作战能力还是无法跟赤焰龙族、青龙族等这些超级家族相比的。
然而。
令他没有想到的是,那十阶六品的狻猊兽上台,在谛战狂手下连五个罩面都没能支撑!
只见双方上台之后,分管这座斗武台的裁判喊出比赛开始。
刹那间。
二兽同时现出本体,两只身长足有五六十丈的巨兽浮现。
相比之下,那全身浴火的狻猊兽,却是比谛听兽身材要瘦小了一些。
不过,这狻猊兽的四肢却是显得格外粗壮,爪刃也宽厚锋利,完全跟自己的肉身不成比例。
此刻。
那狻猊兽却是毫无畏惧之色,作为狻栩的铁杆小弟,他一直追随其鞍前马后。
平日里得到的丹药也并不少,是有着皇血九品血脉品质的。
而且,他在族中同辈之中也是实力极强的一个,曾经有过数次越阶挑战成功的案例。
嗷!
那狻猊兽嘶吼一声,猛地朝着谛战狂扑来。
与此同时。
虚空之中一座巨鼎虚影浮现,猛地朝着那谛战狂砸来。
正是这狻猊兽悄然发动了家族秘技:狻猊兽魂鼎!
看那巨鼎居然是由灵魂力凝聚而成,同级以下的灵魂力甚至很难发现其存在。
夜欢这才留意到,原来这狻猊兽是有着神玄境中期修为的,差不多媲美十阶五品后期的存在!
比起谛战狂的神玄境初期,要强上太多了。
自己居然疏忽了这一点!
幼驯染的恋爱故事
此时。
再看那四只鼎足,赫然便是兽爪的模样,显得十分强壮、锋利!
看其流星坠天般的恐怖劲势,颇有要将谛战狂一击斩杀之势。
感受到那巨鼎和狻猊兽同时袭来,谛战狂虽然没能发现神鼎的真实存在,却是感受到危险的气旋。
于是,他急忙一个扫尾将谛听兽震退,然后抬头急忙挥爪去轰那巨鼎。
然而。
眼看他就要触及到兽魂鼎,巨鼎却是凭空消失在他的眼前,直接没入空间乱流之中。
有着空间乱流的掩护,众人登时便无法捕捉那神鼎的位置所在。
就连叶欢也眉头紧锁,急忙调用灵魂窥视查看。
下一刻。
那巨鼎居然突兀地出现在谛战狂的头顶,以更加恐怖的速度朝其后脑轰来。
原本狂暴无比的气息,却是变得更加收敛,使其极难被发现。
这个位置正是谛听兽的盲区,因为是灵魂力凝聚而成的兽魂鼎,神玄境初期的谛战狂却是难以探查。
眼看那神鼎即将落下,谛战狂依旧不为所动。
不远处那狻猊兽不由得面露得意之色。
看台下的谛战疯见状也双拳紧握,面露凝重之色。
可是,这凝重之下,却是有着一股寻常人看不出的沉稳,并没有任何的慌乱!
完全不像是自己亲人置身危险境地的样子。
果然。
就在那神通即将触及谛战狂之时,对方一对硕大的眸子却是陡然闭合。
嘭!
一声闷响传来,谛战狂身形陡然扭头,一对后爪猛蹬那神鼎虚影,一击便将其击溃。
下一刻。
借助这后蹬的劲力,谛战狂一个猛蹿,如同闪电一般来到那狻猊兽的面前。
一切不过是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那狻猊兽完全没有搞懂对方是如何准确地命中自己的神魂鼎的。
更没有想到,战狂居然会借此机会来对付自己。
当他想要挥爪去接那谛战狂一击的时候,一切都已经太迟了。
只听,咔嚓一声脆响!
那狻猊兽的头颅陡然炸裂,化为漫天的红白之物飞溅。
噌!噌!
又是接连数声脆响之后,狻猊兽身上佩戴的几支储物手镯,被谛战狂斩断手臂取了下来。
连同对方的魔核也没有放过。
惊人的一幕出现,两人前后不过是一攻一守,就在眨眼间结束了战斗。
在场之人无不为之震撼!
“握草,什么情况那狻猊兽这么快就战死了?”
“可是,那谛战狂是如何发现那兽魂鼎位置的?我有着神玄境中期修为,站在旁观者的角度,都没能及时察觉!”
“而且,他刚才明明还闭上了眼睛!”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这谛战狂虽然只有神玄境初期修为,可是你知道谛听兽这个听字是怎么来的吗?”
“谛听一族的听力那可是冠绝位面的,他们一族的人是有着听声辩位。”
“甚至皇族血脉是有着察觉空间扰动的本事的!”
“一定是对方从空间乱流的波动中,提前发现了异样!”
……
在场不乏见多识广之人,当下就道出了此中玄机!
三品廢妻
也正如那人所言,身为已经觉醒了部分上古级血脉的谛听兽,战疯、战狂两兄弟都已经拥有探查潜伏在空间乱流中隐患的能力。
而比赛开始之初,夜欢也给谛战狂下了死命令,务必击杀此人!